作者:老何  老齐

本文标题,如果用学术点的语言表述应该是“教育信息化之必要性窥探”。要研究其“必要性”或者“需要”,需要有一个基本的价值判断标准,依据这个价值判断标准来说明其是否有必要。

1、基本的价值判断

这里采用的是最基本和最朴素的价值判断准则:趋利避害。笔者无意去争论人天生是否自私的话题,但已经在社会中拼命或者的芸芸众生而言,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”。

将范围再缩小到教育界,教育界的人员主要包括两类,一类是被誉为“人类灵魂工程师”教育者(暂时包含教育管理者),尽管社会给教师们提供了各种高尚的道德桂冠,但他们也不是“脱离低级趣味”的人,依然没有跳出上述价值判断标准的试用范围;另一类是学生,他们天真烂漫,但不是教育信息化范畴的主动者,而是被动接受者,暂排除在本次讨论范围之外。

之所以讨论人的问题,是因为任何行业的任何变化,归根结底是人的变化。因此,教育信息化的问题,可以归结为对教育界中的人是否有益处的问题,再放宽一些至少无害。
下面就基于上述判断标准来考察教育信息化之必要性。

2、谁需要教育信息化

跟教育信息化直接相关的群体,从总体上划分,可以有如下(不讨论学生):

(1)教育信息化产品供应商。毫无疑问,教育信息化对这个群体是有利的,总体上讲,他们希望“继续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”、“以信息化带动教育的现代化”。

(2)教育管理者,分布在有关政府和学校等部门,他们的工作内容比较庞杂,利益诉求多元化,就细节而言可能会稍有差别,但总体上可以归类为教育行政管理方面,在这方面的信息化能够提升行政管理的效率,无疑是对这方面从业者是有利的。所以,教育行政管理层面的信息化受到了管理者的欢迎。实践也表明,教育行政管理层面的信息化,是如今教育界各个领域中做的最好的。

(3)教育信息化的研究者,毫无疑问,他们是靠着这个吃饭的,必然认为教育是非常非常有必要信息化的。

(4)广大教师。以上诸人群,都是为教师最终的教学工作做辅助的。教育行业的核心还是教师,只有教师才能真正面对学生施教。那么,广大教师的利益诉求是什么?当然是在教学工作中提升教学有效性、降低工作成本,要么两者兼具,要么两者取其一。

(Ⅰ)首先考察,教育信息化是否降低了教师的工作成本?在有一些环节上的确降低了教师工作成本,比如查阅资料,只要能够上网,使用搜索引擎就能找到有关资料。而在有的环节上不仅没有降低工作成本,反而比原来操作更复杂了。比如课堂上,以前使用黑板粉笔有半数,后来改为打开大屏显示器(一体机)、启动软件,对于教师而言,后者不仅要有学习成本,而且书写习惯也要改变,书写自由度不仅没有提高,还受到了软件的限制。所以这种信息化没有受到欢迎。而安装在教室里面的不管是一体机、还是电脑、投影仪,在播放视频教学资料方面,降低了老师的工作成本(如果没有这些要组织学生看视频内容成本是很高的),所以,这方面的教学行为成为教师欢迎的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教室内的信息化设备还是以播放音视频、图像为主,不管该设备具有多么强的功能,教师使用的主要功能就是这些。顺着这个原则,就可以理解“电子书包”的境况了。

(Ⅱ)然后考察,教育信息化是否提升的了教学有效性,最起码不降低。这方面的判断比前述任何方面都复杂。因为有效性的标准就是多样化或者不标准的,并且还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。但是,每个实际进行教学的教师,已经在实践中根据自己的直觉进行着各种取舍。

就教师而言,他们在真实的环境中,是依靠多方面的综合判断来确定该信息化产品是否对自己有利,从而最终确定是否使用(或者是否赞成信息化)。

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,教育信息化的问题,在教育管理者层面相对简单,在教师层面则非常复杂,教师是否接受信息化,事关大业成败,但前提要考察清楚该信息化是否对教师有利。很多时候,我们看到的有关分析来自教育信息化的研究者(比如高校的教育信息化方面的教授),根据上述分析可以看出,他们的分析结果是不适合教师层面的。